单机游戏哈尔滨麻将
當前位置: 首頁 > 政務公開 > 政務動態 > 央網省網 > 省網新聞

血淚遺書中的家與國

來源:人民網 日期:2019-08-25 00:00 字號:【
視力保護色:
瀏覽量:

  【紅色檔案】

  陳覺烈士寫給妻子趙云霄的遺書,趙云霄烈士寫給孩子的遺書,原件保存于中國革命軍事博物館。圖為長沙市烈士公園展出的陳覺烈士遺書復制件。 通訊員 攝

  【檔案故事】

  “云!誰無父母,誰無兒女,誰無情人!我們正是為了救助全中國人民的父母和妻兒,所以犧牲了自己的一切……”

  “啟明,我的小寶貝……你的母親在你才有一月有(又)十幾天的時候,便與你永別了……望你好好長大成人,且好好讀書……”

  兩封遺書,靜靜地并排陳列在中國革命軍事博物館的展柜內,一封是就義前丈夫寫給妻子的訣別信,一封是妻子寫給剛出生女兒的遺書,字字血淚,穿透人心。遺書的主人,是一對年輕的革命伉儷:陳覺與趙云霄。

  8月中旬,記者尋訪到陳覺烈士的繼子陳樹勛,并走進烈士故鄉醴陵,感受兩封遺書背后的凜然大義與俠骨柔情。

  年輕伉儷相約為革命奉獻一生

  陳樹勛第一次看到繼父母的遺書,是14歲那年。“我到閣樓上找東西,在一個箱子里發現一幀照片、兩封遺書,當時就驚住了,痛哭不已。”

  1945年陳樹勛出生時,陳覺已經犧牲17年。祖父母做主,將本是侄兒的陳樹勛過繼到陳覺名下。追憶兩位長輩的革命事跡,74歲的陳樹勛老人不停擦拭眼角:“他們是真正的共產黨人。”

  陳樹勛介紹,陳覺,原名陳炳祥,1907年出生在醴陵泗汾鎮一個富裕家庭。中學時,受進步思想影響,與蔡申熙、左權、陳恭、宋時輪、王亞文、肖石朋等進步學生, 組織了“社會問題研究社”,經常閱讀《向導》《新青年》等革命刊物。

  趙云霄,原名趙鳳培,1906年出生于河北阜平一個書香門第。1924年,趙云霄考入保定第二女子師范學校,在校期間積極參加學生運動。

  1925年,兩位年輕人的人生軌跡交匯了。兩人同在這一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同時作為第一批先進的中國青年前往莫斯科中山大學學習。

  留學期間,陳覺與趙云霄由相識相知到相愛,最終結為革命伉儷。在簡樸的婚禮上,他們宣誓為革命奉獻一生。

  “回憶我倆在蘇聯求學時,互相切磋,互相勉勵,課余時間閑談瑣事,共話桑麻,假期中或滑冰或避暑,或旅行或游歷,形影相隨。”這是陳覺在遺書中對那段青蔥歲月的回憶,至今讀來仍覺那么美好溫暖。

  泣血遺書飽含信仰力量與親情眷戀

  1927年9月,陳覺與趙云霄學成回國。在黨組織的領導下,兩人出生入死,先后在東北、湖南從事革命活動,組織游擊隊,建立小型兵工廠,發動醴陵年關暴動,帶領農民開展武裝斗爭。

  1928年春,陳覺出任中共湖南省委特派員,被派往常德組織湘西特委。趙云霄則參加組建中共湘南特委。不幸的是,因中共湖南省委遭到破壞,已懷有身孕的趙云霄于當年9月被捕,一個月后,陳覺也在常德被捕。

  被捕后的陳覺和趙云霄被關押在長沙陸軍監獄。面對敵人的酷刑和威逼利誘,兩人大義凜然、寧死不屈。多次審訊未果,反動當局以“策劃暴動,圖謀不軌”的罪名,判處陳覺、趙云霄死刑。

  “云霄我的愛妻:這是我給你的最后的信了,我即日便要處死了,你已有身(孕),不可因我死而過于悲傷……”就義前4天,陳覺飽含深情給妻子寫下遺書,于1928年10月14日壯烈犧牲。

  4個月后,趙云霄在獄中誕下一名女嬰,取名啟明。“我的小寶貝……你的母親不能扶(撫)養你了……希望你長大好好讀書,且要知道你的父母是怎樣死的。”一遍遍親吻剛剛滿月的孩子,趙云霄給女兒留下泣血遺書。1929年3月26日,趙云霄在長沙從容赴死,生命定格在23歲。

  然而,令人悲愴的是,小啟明未能如母親希望的“長大成人”,在4歲時因體弱多病而夭折。

  “他們,應該永遠被歷史銘記”

  8月16日中午,醴陵市烈士陵園松柏青翠,靜謐肅穆。陳覺、趙云霄兩位烈士的銅像矗立在松海竹林中,深情地凝視著他們用熱血換來的這片和平的土地。

  烈士陵園紀念館陳列展示了兩位烈士的事跡。展示墻上,照片上的陳覺帥氣英武、趙云霄美麗嫻雅,穿越近百年,仍那般生動鮮活地展現在記者眼前。

  1950年4月5日,兩位烈士的遺書首次公開發表于《新湖南報》。進入新世紀,他們的事跡感動了更多人。人們尋訪烈士足跡、捧讀烈士遺書,無不潸然淚下、感動至深。醴陵市烈士陵園管理所副所長楊云志動情地說:“兩位烈士的遺書中看不到將死之人的恐懼,感受到的只是共產黨人面對死亡的從容和滿腔真情的流露。”

  采訪中,陳樹勛老人和楊云志不約而同地講述起兩個令人唏噓的細節。

  陳覺烈士在遺書中留下與趙云霄合葬的遺愿,然而趙云霄烈士犧牲后被棄亂墳崗,遺骸無存。直至2009年,家人才將趙云霄用過的一只柳條箱建了一個衣冠冢與陳覺烈士合葬一處。

  因種種原因,烈士陵園紀念館此前展示的趙云霄烈士肖像,是后人根據一些資料創作的,沒有細致考證。2018年趙云霄的侄女趙宗宴不遠千里來到醴陵尋訪,深感肖像“與真實形象有差距,真正的趙云霄靈秀得多”。遂花費大力氣,請專家依據長輩口述的趙云霄相貌,比對趙家女性形象,進行分析合成、反復修正,最終制作出比較接近趙云霄真實容貌的肖像照片。

  今年清明節,醴陵市烈士陵園紀念館鄭重地更新了趙云霄烈士的照片。“他們,應該永遠被歷史銘記。”楊云志說。(記者 唐婷 通訊員 鐘竹君 羅周星)

单机游戏哈尔滨麻将 曾道人免费资料2018 宁夏十一选五前三直绝招 利鑫彩票首页 上海快三开奖结果快速查询 福建22选5今天开奖结果查询 舟山清墩游戏大厅 中超直播广州恒大 云南时时彩 棋牌游戏漏洞和技巧 浙江飞鱼体彩玩法